FB数据中心大雨倾盆?扒一扒互联网与军事的前世今生数据中心

2018-07-30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2013年6月,Facebook基础设施工程副总裁Jay Parikh在接受英国科技新闻网The Register采访时回忆道,2011年8月,他收到一通电话,电话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Jay,数据中心上有一

2013年6月,Facebook基础设施工程副总裁Jay Parikh在接受英国科技新闻网The Register采访时回忆道,2011年8月,他收到一通电话,电话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Jay,数据中心上有一片乌云。”

“你是说外面吗?”

“不,室内。”

随后,数据中心内大雨倾盆。

数据中心是做什么的呢?

数据中心通常是一个大型仓库,里面的服务器和其它联网的计算机设备保存着互联网上的大部分数据,这些设备也为云计算(一种允许用户上传、下线计算任务的分布式资源系统)提供必须的算力。

可以料想,数据中心会产生大量的热量,其能量使用密度超过一栋普通办公大楼百倍以上。仅空调一项的花费就十分惊人,但若没有每时每刻的气候控制系统,设备架在几分钟内就会严重过热。

Facebook在俄勒冈州Prineville的设备都很新,建造时使用的是无冷水空调系统,它承诺通过使用外部空气会比传统的冷却系统更节能。

据Facebook官方报告:无冷水空调系统的冷通道供应温度超过80°F,相对湿度超过95%时,数据中心内部署的开放式计算服务器对这些极端变化做出反应。由于电源设备故障,大量服务器被重新启动,很少有服务器自动关闭。

数据中心在设计上是冷通道、热通道交替排列的,冷通道作为工作人员进入点,热通道用于风扇排气。上述报告中描述的“极端变化”是由热通道中的高温、低湿度空气进入湿式蒸发冷却系统,意外地激发反馈回路而引起的。当这些空气回到冷通道内的服务器时,就会冷凝。然后Facebook的云服务就彻底被云雨淹没了。

5

Parikh接着说:“几分钟之内,你就会听到那些超精简服务器进水后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云的形成(以及随后的服务器故障)有多种原因,facebook随后修改了官方指南,以保证更低的室内湿度,并建议在所有电源周围安装橡胶密封,确保面对任何天气系统都能防水。但是,数据中心的湿度管理一直是个难题,要让Facebook对数据中心使用外部空气带来的不断增加的复杂性进行全面监督似乎不太可能。

这一天气事件是由于使用了一种新型的冷却系统(无冷水系统),它打破了服务器场所的密封。突然之间大楼没有与外部环境隔开,而是与当地气候交换空气、进行呼吸。Prineville的设施完备,包括进气和排风口,这使它有了一些独特的孔隙度。

在2011年,它可能不是第一个以这种方式与外界联系在一起的数据中心(冷冻机是新的,但并非闻所未闻),但它是与外界连通的数据中心中体积最为庞大的。几乎可以肯定它是唯一一个通过外部湿度复制当地天气模式的中心,也许它也是第一个设立在如此恶劣的地理条件下的数据中心。

当然,没有一个数据中心是完全与当地隔绝的。Prineville的工厂也与当地电网相连,Prineville当地人驾车去工作然后停车,这些都会被监控拍下来,从谷歌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Prineville的数据中心。

但是每个数据中心都是无处不在的,其提供的数据无论来源于哪里都可以超越地域限制极速传递到世界各地。那些构成我们的网站、电子邮件存储、个人照片的信息,以及那些用于生成地图路径、朋友请求、预测文本的算力,都来自数据中心,我们丝毫都感觉不到这些来自于Prineville、瑞士或Faroe群岛,这些数据和算力似乎此时此刻就在我们身边,甚至可以感觉得到。

5

2017年从卫星上拍到的Prineville数据中心

在《非常所:超现代人类学入门(Non-Places: Introduction to an Anthropology of Supermodernity)》中,Marc Augé将“非场所”描述为超现代、以过剩的质量为基础的存在。“非常所”没有历史,而是专为通行而建造(例如:购物中心、高速公路和机场)。

它们是抽象的资本、运输以及交易的场所。尽管数据中心一般不允许人类交通,如果我们把通过它们的信息看作是交通,它可能是最终的“非场所”,甚至是口语所说的“信息高速公路”都已指出这一点。这些地方没有把自己拴在自己的位置上,而是作为任何地方的标志或象征存在。

因此,雨云的问题(以及它通过短暂摧毁Facebook设备机架带给人的惊讶),既是一个工程问题,也是一个心理问题;就像由两个相反的天气锋形成的雷雨一样,Prineville外部空气的物理性与内部空间的无限性形成了一个不可能的非欧几何交叉点。

尽管暴雨是可以预测的,(数据中心的气候控制是一个经过充分研究的问题,Facebook雇有专门研究这个问题的工程师),但没人在Facebook看到云层的出现。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雨云正是“距离策略”带来的副作用。

5

大多数服务器位于农村。 例如,Prineville是位于俄勒冈州死亡中心的仅有约10,000人口的小镇。 其它的美利坚合众国数据中心甚至更偏远,选择犹他州、爱达荷州和内华达州的沙漠地带。 

这部分原因是可获得廉价的土地、降低能源成本以及享受在其它社区无法享受到的税收优惠,优惠项目涵盖制造、采矿、伐木等蓝领行业。

然而,还有另一个更微妙的原因,那就是距离很远,这使得数据中心远离公众视野。数据中心是巨大的结构,单个建筑有时覆盖110万平方英尺。它们比小城市消耗更多的能源(Prineville同样是苹果设施的所在地,也无法支持当前电网的进一步发展)。

此外,大部分能源消耗都是由煤炭公司产生的,甚至是“绿色公司”通常也会购买碳排放抵消信用额,而不是投资于24/7太阳能或风能所需的储能设施。

对于一个放眼未来的行业,你实在无法将它和庞大的服务器占地和高昂的环境成本联系起来——这些可都是工业革命的遗留。相反,对于在线存储来说,互联网的繁荣描述了一个短暂的、光彩照人的地方,这既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煤炭,也不需要美景来美化自己,这应该是一朵云。

以此为前提就允许互联网作为“非常所”存在,虽然物理上存在,但是在概念上不受物理定律的约束,它不需要耗能也不需要做功。它还从类似的工业历史中解放了“网络”的概念。因为每个服务器农场最需要的也是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丰富的电力、空间和税收减免政策,而是连通性。

5

互联网构架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