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我一直穷到2004年,不能适应有钱的生活科技资讯

2017-12-07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12.12年度营销活动开抢,入驻就送超级大礼,马上咨询 这两天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挺热闹的。有人特地来取经,有人赶来见朋友,也有人关心这些大咖背后纷繁交织的故事。 马云,大

  12.12年度营销活动开抢,入驻就送超级大礼,马上咨询

  这两天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挺热闹的。有人特地来取经,有人赶来见朋友,也有人关心这些大咖背后纷繁交织的故事。

  马云,大概是今年大会躺枪最明显的一位。有人心疼他啊,丁磊、刘强东组了两场关注度颇高的饭局,却都没有他;好心投入100亿做公益,被人怼“太富有”。

  对此,马云会怎么想?关于饭局,是真的没被邀请,还是没有赴约?关于那些看似玩笑的挑衅,他怎么看?

  本报记者在会后对马云来了一次近一小时的面对面采访。他说:“随便聊,想聊什么聊什么。”  

马云:我一直穷到2004年,不能适应有钱的生活

 

  没穿拖鞋的马云

  “啊,来了啊,我还没换鞋呢。”采访约在马云此次大会期间入住的枕水酒店房间内。眼前的马云,穿着袜子站在地板上,愣在大家面前,左手还拎着一双皮鞋。

  “先休息下,我换双鞋,皮鞋真的是太不舒服了。”他招呼着。几分钟后,穿着布鞋,以及那件绿色的“加拿大鹅”羽绒服出来了。

  “冷不冷?屋里坐吧。”

  “您这件真的是女装吗?”我问。

  “我不知道啊,我看网上说这是女装,我都不知道。”他一脸懵,瞪大了眼睛,对我摊了摊手。边上的随行人员解释:“马总从来不买衣服,别人给他什么,他穿什么。”

  “坐这儿吧,这里暖和。”招呼边上的人坐下后,他靠在椅子上,接过同事给的,上面刻着“阿里体育 风清扬”的保温杯,头发正好晒在阳光里。

  “再给我几颗这个吧。”“什么?”“这个,松子,哈哈。”大概觉得之前的松子味道不错,马云又抬起头,跟同事要了一盘。就像贪吃的小孩。  

马云:我一直穷到2004年,不能适应有钱的生活

 

  谈饭局:聚聚挺好,贴标签就不好了

  饭局的话题是不可避免的。我也直截了当。

  “确实没人邀请我,当然,邀请我我也不一定有时间。我也没去想过参加还是不参加。”他大笑。

  其实,早在前一天,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饭局当晚,马云已经在杭州办公了。“杭州比较近,到了年底,事情也多。还有很多参加大会的朋友想去杭州看看,来的都是客,我得陪他们。”

  “饭局挺好的,大家难得一年聚在一起,我觉得挺好的。”他剥着松子,不紧不慢地说:“菜单呢重要也不重要,跟谁吃饭更不重要,千万别搞到后来这顿饭被贴上标签,那就没意思了。但我觉得他们不是刻意的。”

  饭局对马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吃,本身并没有多大意义。

  “但是最重要是大家来了,饭桌上讨论什么,是不是聚在一起分享一些值得业内关注的。比如你想表达什么信号,收到什么信号。”

  有人表示心疼他的孤单,他咬了一颗松子,大笑:“一顿饭就能打垮我?开玩笑啊。哈哈哈”

  “多大点事儿啊,就一顿饭嘛。江湖是要讲义气,情意的,不讲争斗。阿里巴巴今天要是想组一个饭局,不会亚于全世界任何一个饭局。”

  马云最喜欢的饭局,与工作无关,唱戏,吹牛,变魔术,天南海北。而在他心里,乌镇要留下的,不是一顿饭局,是思想。不能花絮变主菜。

  谈公益:公益不是道德高地,也不能拿来攀比

  就像一个传统节目。每年世界互联网大会,马云都免不了要被刘强东怼。今年的话题是公益。

  刘强东说:“中国人富了,富到什么程度呢?富到一个月挣一二十亿很难受。”这话,是马云在前不久结束的世界浙商大会上,对浙商们说的。本意是企业大了,责任大了,压力也就大了。

  “做公益要高调,做慈善要低调。慈善是给予,公益是唤醒,唤醒更多的人参与。公益跟出钱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各尽所能,有力量多出点,没力量少出点。”

  此前,马云对媒体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企业有大小,能力有大小。有些企业做一个村挺好,有些大企业说我多做点,都挺好。”“我没一句暗示,结果变成我们暗示了。我还没去想过这个事。”

  在马云看来,公益不是道德高地,也不能拿来攀比。 “我最烦公益的极端主义者,自己做了点,别人不做就不行了。那就好事变坏事了。”

  “公益最主要是净化自己的内心。在于唤醒人心,在于自己积极参与,公益不是道德高地,切记站在上面指责别人。大家各尽所能。没有人有责任必须去做公益,也没有权利去指责别人不做。做了是热爱,而不是为了树立榜样。”

  他举例:“如果婚姻里,对另一半说,我对你是责任,那就不对了,应该是爱。”

  谈富裕:中国人能全球买买买多好啊

  有人说,马云是首富,也有人说,马云跌落首富的位置。总之,一年中,他就在首富——不是首富——首富——不是首富的舆论中徘徊。

  “我肯定不是首富,谁也不想当首富。当首富要走的路是不一样的,跟今天我做事的风格也不一样,比如结构、股权都不一样。而且,当首富多痛苦啊。”说这话时,他把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马云也穷过,穷到一个月才过了一半,兜里只剩下3块钱;穷到一两年都吃不到一只鸡。“我一直穷到2004年,那时开始有点现金。我能适应没钱的日子,不能适应有钱的生活。有人讲穷,他们的穷我都感受过。”

  他说,他理解的首富,“富”应该是负责任的“负”,阿里巴巴做到今天这个规模,“公司这么大,你得负责任。”

  有人说,中国人已经富到可以全球买买买了,却还有那么多的贫困人口生活在水生火热中。

  做为全球买买买的发起者,马云有什么话说?

  “中国人能全球买买买多好啊,如果中国人不能买买买,那么过去三十年我们在干嘛?我们的努力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后代活得更好。”

1
3